首航旅程 2008 :
美麗旅程 · 美麗世界

啟航展覽策展概念

First Stage

– 策展人方詠甄

“美麗旅程 · 美麗世界”這個名字,有別於一般展題,早在展覽還是在構思階段時,已由工作小組選定了。起初,我們對怎樣才是一個“美麗世界”,又或怎樣才是一段“美麗旅程”,並沒有既定的想法。那時,這個展題對我們沒有特別的意思,只是籌劃時所需的一件工具而已。

不久,我開始問自己:甚麼會令一段旅程變得美麗?“美麗世界”又在哪兒?今天,我們離一個美麗世界有多遠?再具體一點,這個在香港前所未有的藝術計劃,跟其他國際貨櫃藝術展有甚麼不同?這個展覽跟西九龍文化區的展場有何關係?它如何在展場中把自己凸顯出來?

隨着藝術貨櫃計劃的籌備工作逐步開展,“美麗旅程 · 美麗世界”這命題對每個人也日漸變得重要,叫人無法抗拒地要使用它。“美麗旅程.美麗世界”不是一個我們要證明的主張,也不是一條早已把每一步和目的地計劃妥當的路途。它是一個起點,並帶領我們走向無盡的可能──讓我們自己或邀請其他人為這個題目作更多個人詮釋,賦予它更多意義。

這次展出的新作,來自38位不同創作媒介的本地藝術家。展覽希望能提出假設,多於提供一種意識形態。藝術貨櫃展可以看成是把本地藝術出口到海外的隱喻,就像西九計劃引起了國際藝術和文化交流的議題一樣,當中兩者的類同之處,也許不是偶然的。況且,它帶來了一個更深遠的問題:藝術,何去何從?

“美麗旅程 · 美麗世界”展覽的作品會以五個主題區域展示:

一、 城市幻想曲
在現代都市生活,急速城市節奏留下的經驗印記,成了藝術家的靈感之源。這個組別的八位藝術家對此編造了他們自己的回應,在作品中不停地遊走於意識形態、歷史、他們所在的空間,又或是他們背後的空間。

程展緯用了一家老舖作為比喻,去回答我們從跨境貨運日增可以得見的全球化問題。貨櫃是密封空間,卻讓人有無邊想像;陳惠蓮在作品中描繪了傳統的摺疊式鐵閘──一個在香港被都市建築完全佔有時迅速消逝的景色,鐵閘與貨櫃是異曲同工。馬琼珠重新繪畫她跟朋友在“facebook”(一個讓人與朋友在網絡上聯繫的社交網站)上創造的人物,作品揭示了當代溝通的神秘過程,帶領我們去想像一個由廣大而且可以延伸的網絡所連繫的世界。

二、 無地圖之旅
貨櫃是命中註定要在旅途上過一種游牧生活,並在三年後回歸香港。旅程的路線是看不見的,但可以辨認出來──我們永遠不能把這無法預計的旅程,固定在地圖上。甘志強把貨櫃看成候鳥,不靠地圖就可以飛越漫長旅程,也可以辨認回家之路。楊宇靈把顏料潑濺在貨櫃上,創作的過程就如人生的縮影──沒有人知道將要發生的事情。盧玉燕在名為《城市地圖》的作品中,把旅程路線化成迷宮,象徵這段由香港出發的貨櫃旅程的未知和神秘特質。

三、 我家是你家
這主題借用了一個展覽的名字“我家是你家,你家即我家”(東京歌劇城藝術畫廊,2001年)。貨櫃彷彿是一個流動和臨時的“家”的化身。這些作品一方面把“家”不斷轉變的意義,與地理、文化和身份連接起來,另一方面則表達了縱使“家”不再穩定,人仍舊追尋共存與和諧的渴望。

何兆基探討“自我/他者”概念中恒常轉變又互相重疊的身份,以意義和信念如何創造為焦點,顯示自我和他者之間的界限。林嵐用香港的榕樹根,就全球化年代人的身份轉化提出疑問。同樣地,林玉蓮在貨櫃上,以中國內地宣傳標語的方式寫上“文明”一詞,探尋這個詞在香港處境中帶給人們的不同體驗。或許,問題可以用另一個方式提出:“根,是否早與它的路徑相連?”

四、 天際無界限
藝術家選用了天空的影像,來探索他們的作品那不確定的未來。梁美萍展示了貨櫃的命運有如雲朵:貨櫃所裝載的貨物會像白天的雲一樣,總有一天會被蒸發。對藝術家來說,除了未知的將來,所有事物都是不確定的。尹麗娟以香港白晝和夜間天空的顏色來描畫她的貨櫃,希望貨櫃在不同的天空下破浪遠航時,能與天空合而為一。鄭志明描繪香港的天際線,並提出一個富爭議性的問題:是甚麼把城市分隔開來?是人類,而不是海洋、陸地或天空嗎?譚偉平相信我們活於一個自我構造的系統中,靠着不知名的力量或群體生活,把我們領向一個模糊、難於理解,而且在我們掌控之外的未來。

五、 希望的風景
保護環境是這個組別七位藝術家所關心的議題。雖然我們已確認了環境問題的惡化速度,遠高於最初所想,但尋求一個更美好世界的希望,還是有的。劉掬色的《在綠社會》,指出“綠色”是全靠“我們”的。問題不只是種植多些樹木,而是要一起行動,讓我們的核心價值走往新方向。我們今天目睹的,是剝削性經濟和社會模式所結出的爛透果實。在這超級消費的年代,馮淑霞透過大自然的形貌、高度、顏色,重拾已遺忘的風景,希望藉此珍惜地球最自然的美態。鄧凝梅的《史前時代的夢境》,以神話方式去述說希望這個題旨。守護動物環繞地球飛行,保護這片土地,最後被遠古的人類擒獲,在地球上消失。

在眾多作品中,我看見一些共通的主題,但對於以主題概括作品的做法,我一向抱着懷疑態度。如藝評人Dave Hickey所說:“你從一組作品中看到三個共通點的當兒,你就找到了那些作品三個最不吸引人的地方。”在這次策展工作中,我告訴自己,在所屬主題以外,每一件作品其實都盛滿心思慎密的訊息,回應了很多個人和社會關注的問題。它們一起組成了這個展覽的基礎,並增強了這一份信念:藝術作品不是靜止的,它們會不斷改變、演化、成長。按主題分組只是為觀者提供一個容易閱讀作品背後意念的門階,而不是為作品畫定不可跨越的疆界。有好些作品,可在一個或多個不同組別中展示。我希望這些作品的詮釋可以得到延伸,並容許它們提出更多主題。只有這樣,意義和對話才會不斷衍生,令整個展覽豐富起來。

“美麗旅程 · 美麗世界”就像海市蜃樓──展覽只存在於一息間,揭示了一幅無法預計的風景圖畫,然後悄然消失,不留痕迹。展覽開幕標誌着藝術貨櫃將要啟航,航向未知的明天。因此,展覽是我們所有人的一次旅程,但它也是另一段奇妙旅程的開端。

方詠甄 任職香港文化博物館助理館長,曾策劃不少展覽,包括2006年名為MEGartSTORE的展覽。方詠甄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,後加入香港文化博物館工作,期間修畢澳洲悉尼大學博物館學文憑課程。她在2004年獲英國皇家藝術學院頒授當代藝術策展學碩士學位,畢業後曾參與英國利物浦雙年展的籌備工作,後回港續事於文化博物館,並於香港藝術學院兼任導師。2007年獲亞洲文化協會獎助金,赴美國考察當地的策展工作,交流經驗。

返回頁頂


Art Container - Hong Kong